乔遇

“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,也不愿有人跟随。”
Sweet Dreams.
转载拉黑,感谢您的阅读。

<西伊> Empty

早8:00

伊路米多年不变的生物钟让他准时醒来,睁眼看着头顶白色的天花板,迷茫的神情仅维持了一秒,便消散的无影无踪,缓缓从床上坐起来,深黑的双眸不自觉的看向身侧的落地窗,熟悉黑暗的猫一般的眼睛,只是看到一丝光的影子就不适应的眯了眯眼。

阳光还真是灿烂。他在心里默默想着,然后去把窗帘拉紧。

早8:30

洗漱完毕后,伊路米在门后挂着的大衣口袋里找出手机,银白的屏幕照的脸略有些苍白,在屏幕上敲击几下,而后修长的手指轻轻滑动屏幕,眼睛停留在一个号码上,微微偏头思考,点下指尖滞留处的号码,短信发出。

“早安,西索。”

9:00

从衣柜里取出一套西装,取代平时的装束,穿戴整齐,严肃庄重,在镜子面前看着这样的自己,艰难的抽了下嘴角,勾起一抹苦涩的微笑。

笑的真难看。他对着镜子嘲笑镜中的自己。

心中的嘲讽只有一瞬的时间,又恢复了万年不变的木偶一般的脸,离开镜前。

转身瞥见在桌上的一副扑克牌,眼神似乎有点变了。

9:30

宾馆服务员送上早餐三明治,迅速解决完早餐,抬头看到挂在墙上的电子钟:

「2012年4月3日。」

真是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日子。

几缕黑色长发垂到眼旁,伸手把它们勾到耳后。

10:00

用完早餐,奇犽打来一通电话,伸手按了接听键,听到却的尽是一些安慰的话语,走向沙发,坐下,让整个人陷进松软的沙发中。恶劣开口道。

“奇犽,有时间回趟家,父亲大人母亲大人都很想你。”

声音平板一如往常,听筒中的话语断了,片刻,传来声音。

“那个,大哥我先挂了,下次再聊。”

将手机从耳朵旁拿开,看着手机屏幕又是一阵愣神。

10:30

伊路米把扑克装进口袋,环视房间,确认没有忘记东西后便坐电梯去了一楼大厅,把房卡还给服务员,退了房间,出门走进街角处花店。花店老板洋溢着笑脸迎接,片刻,手捧一束红玫瑰,在花店门口搭了一辆出租车。

“去哪?”

“xx墓地。”

11:30

黑发男子蹲下身把红的似乎要渗出血的玫瑰放到面前的墓碑旁,手指有些颤抖的触碰墓碑上的照片,一位笑得邪魅的化着小丑妆的英俊男人。突然感觉脸上有东西划过,伸手去擦,却是水的触感,是哭了吗?

以前总觉得有些不该存在的情绪,原来是真的吗?

真是不明白呢。

“西索,你说是吗?”

伊路米收回手,摸出随身携带的带血的扑克牌。

他的最后一个动作是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下几句话。

-

2012年4月4日

奇犽打开电视,刚走到沙发边,便被小杰拉到怀里。

“杰,放开我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微微挣扎了一下,也顺了他。银屏上主持人刻板的声音传入耳畔。

“今上午十点,xx墓地发现一具男尸,据调查,该名男子是揍敌客家长子,伊路米·揍敌客,其死亡原因是自杀,根据法医推断,其已在24小时前死亡……”

-

心的某一部分被挖空了,后来我才发现那里住着的人不见了。

心空了,肉体就是一具空壳。

And now ,my heart is an —Empty Heart .

那张纸就如同上帝的诏书,让空掉的心停止跳动。

END.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