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遇

“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,也不愿有人跟随。”
Sweet Dreams.
转载拉黑,感谢您的阅读。

<昊翔> 青鸟

*昊翔
*玻璃渣
*《青鸟》 许巍
*命缺唐昊

01

“我想飞。”

巷子很静,不时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。不远处的大路灯火通明,巷子把灯光吞噬,留下一片灰暗。

唐昊靠在墙上,指间夹着一根燃烧一半的烟,他听见一声嘀咕,瞥了眼孙翔,没搭理他。孙翔蹲在他的对面缩成一团,额头顶着膝盖,浅棕色头发失去阳光的映衬显得灰扑扑的。

“我想飞。”孙翔抬起脸,直直对上唐昊的眼睛,三个字铿锵有力,带着不可一世的张扬。

孙翔说这话时眼中跳动的火苗要把唐昊燃烧殆尽。

唐昊怔了一下,他现在不想去深究孙翔的话包含的含义,于是他直起身拍拍衣服上的灰,扔掉手中烧到尽头的烟,往巷子更深处走去。

他走着,轻飘飘的扔下一句:“别做梦了。”

-

02

孙翔18岁那年离家出走。

三年时间混混沌沌的读完了高中,考上了一所不怎么样的大学。家中有沉迷酒精与赌博的父亲,对他不管不问。母亲有抑郁症,他14岁那年从高楼上一跃而下,像一只飞鸟。

高考两个月后,孙翔带着所有积蓄独自一人坐着火车来到N市。

他去租房子,房租昂贵的令他咋舌;他去打工,工资仅够一日三餐;他去酒吧想一醉方休,碰到了唐昊。

那时他已经醉了,只记得拉着一个长得好看的人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。

醒来时,他躺在唐昊家的沙发上,头痛欲裂。客厅窗帘没有拉,阳光盛满整间屋。

-

03

两人就这样住在一起。

唐昊不问为什么,他也不问。

早晨孙翔沙发上醒来,拉开窗帘,去厨房做早饭。早餐很简单,一碗米粥,两个馍馍,一盘菜。

吃完后,唐昊去上班,他也去上班。

两人之间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。

他们有时会聊天。

通常是在夜晚,一盏灯,一张桌,一瓶酒,两只杯,两个人。

孙翔知道唐昊比他大五岁,从小在这长大,知道唐昊在小超市做收银员,知道唐昊是孤儿,知道唐昊玩过音乐,是吉他手。

每次孙翔说起他自己,唐昊总是回他:“我把你捡回来那天你就说了啊。”

“我到底都给你说了些什么啊。”孙翔有些抓狂。

“就差银行卡密码了。”唐昊笑了一下,心情愉快。

发生肉体关系是在一次醉酒后,酒精让两人撞在一起,互相抚慰。

自此,孙翔睡在了唐昊床上。

-

04

巷子深处是唐昊的家,一栋小破楼。狭小破旧的木门,渗在空气中奇怪的气味,贴满墙壁的小广告,随时会吵架的邻居。

他开锁进门,走时忘了关灯,屋子的窗户被黑色窗帘遮住,整个房间是暖橘色的,这让他的心情好了一点。

为什么心情不好?唐昊平躺在硬板床上,看着天花板,墙壁已经泛黄,在角落的墙皮掉了,留下一个疤。雨天那块疤会漏水,需要拿一个盆接着。

这个地方是困不住孙翔的,他是困不住孙翔的,多好,唐昊想。

他抱着被子,把脸埋了进去。

孙翔回来,打开卧室的门看了一眼,见唐昊抱着被子背对着他。孙翔没吭声转身走到客厅,坐在沙发上。沙发被孙翔盖上了蓝色碎花的粗布,唐昊嫌丑,却始终没有取掉。

唐昊捕捉着孙翔的每一个动静,听到孙翔从卧室绕到客厅,听到沙发下陷传来的吱吱声,听到打火机的声音。

唐昊从床上跳起来,两三步冲到孙翔面前,忽视孙翔惊愕的眼神,抢过他手中的烟反手摁灭在烟灰缸里。

“你干嘛?”孙翔嚷了一声。

唐昊站在孙翔旁边不动也不说话,等孙翔准备起身的时候摁着他的肩膀把他按回沙发,紧接着他抬腿跨在孙翔身上,两只膝盖陷在沙发中。

孙翔自下而上的看着唐昊,唐昊的头发有些长了,刘海遮眼。

他在生气,孙翔肯定,但为什么呢?

孙翔准备开口,唐昊没给他机会,他怕孙翔再说出什么。

唐昊凑上去咬住孙翔的嘴唇,舌尖挤进齿关,近乎蛮横粗暴的攻城略地,想把孙翔吞入腹中,一根骨也不留。

-

05

他们肩并着肩坐在沙发上,地上扔着揉成一团的纸和套子。电视开着,带着电流的笑声充斥着小小的空间。

烟盒中的烟只剩一只,两人都不想动,凑着头,你一口我一口的抽着。

“我想去S市,我不想烂在这里。”孙翔开口,打破寂静。

“滚吧。”

“你可以跟我一起走。”孙翔偏头看着唐昊的侧脸。

“我已经烂在这儿了。”唐昊没看孙翔,只盯着地板上一块水迹出神。

-

06

孙翔一大早起来收拾好他的东西,不是很多,一个背包。

他背着包,转头看着唐昊。唐昊靠在墙上,指间的烟静静烧着。

“真的不一起走吗?”

“我不走。”唐昊狠狠吸了口烟,喷出一阵烟雾。

“那…再见。”孙翔的半个身子探出了门。

“别见了。”唐昊没管孙翔,进了卧室,把自己扔在床上,紧紧闭上双眼。

END.

-

乔:没有爱情。

唐昊对孙翔的感情很复杂,孙翔像他人生中的意外,不带商量的闯进他的生活。他想留住孙翔,却没有理由去留下他。他不走,他从小在这里长大,如今有了一间屋一份工作,孙翔还没有成为让他离开这种生活的理由。说不定他哪天会走,但不是现在,不是他和孙翔。

孙翔就比较简单,他很年轻,还怀着梦想,在一个特殊的阶段遇见一个人,这个人收留他,跟他合得来,仅此而已。

有缘无分吧。

评论(4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