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遇

“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,也不愿有人跟随。”
命缺唐昊
Sweet Dreams.
Doctor,please take me away.
转载拉黑,感谢您的阅读。

写歌写戏写文 要命

<昊翔> 年少二三事/三

*校园
*小甜饼
*bgm.《Running To The Edge Of The World》
*有请直球选手唐昊上场

04.

后几天两人相安无事,深刻贯彻落实了互助小组的奥义,和谐共处,友好沟通,相互借鉴,共同进步。

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。

唐昊逐渐萌生了了解孙翔的想法。

他发现孙翔不像表面上那样拽,相反,还有点蠢和幼稚。他发现孙翔看不懂英文时会托着脸,指尖摩挲着笔杆,一副无奈中又透着委屈的表情。他发现孙翔很喜欢吃草莓干,母亲寄来的草莓干已经全部被孙翔吃完了。

挺有意思的人,而且长得也好看。

身高180朝上,皮肤白的发光,头发是绒绒的小卷毛,眼睛清澈明亮,像山尖的晨星。

可能是心动的感觉,呸,唐昊你在想什么。

-

“孙翔,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吧。”唐昊做着卷子,头也不抬的冒出这么一句。

“啥?”孙翔做着语文阅读,听到这么突兀的一句,心里一惊。

“女朋友啊。”唐昊把笔夹在指间翻转,一手托腮,看着桌对面的孙翔:“那姑娘挺喜欢你的,而且还好看,我都怀疑她眼瞎了。”

“不要,谢谢您了。”孙翔冲他翻个白眼,低头继续看语文阅读。

“那你喜欢什么样的,我给你找找?”他拿笔敲敲玻璃桌面,试图引起孙翔的注意力。

“什么样的都不喜欢。”孙翔头也不抬,笔尖在纸上一道一道的画:“你别想了,能不能写作业了。”

“嘁,无聊”唐昊自讨没趣:“孤独终老吧你。”

-

孙翔与唐昊的相处算不上愉快,时常因为一点小事吵的像要绝交,老死不相往来的那种。

就像两只刺猬,面对对方时竖起刺作为坚硬的盔甲,柔软的肚皮只为自己展开。不懂退让,所以横冲直撞。

孙翔发现自己喜欢唐昊,他意识到这个情况的时候,唐昊正靠在班门口和隔壁班女孩调笑,女孩头发染成栗色,发尾微卷,捂着嘴笑的欢。

看到这一幕的孙翔很不爽,决定不喜欢唐昊了。直到晚上,唐昊递给孙翔一袋草莓干,孙翔想了想,才下定决心继续喜欢唐昊。

唐昊说不清对孙翔是什么感情,每天他都想把孙翔揍一顿,教教他如何做人。但孙翔安静的坐在一边写作业时,唐昊的目光总是黏在孙翔身上,有时是侧脸,灯光落下留一半阴影一半光;有时是正脸,刘海遮住眼,头顶上有个可爱的发旋。

05.

“这草莓干比之前的好吃!”孙翔翘着腿坐在沙发上,上半身陷在柔软的靠垫中。

“好吃你就多吃点。”唐昊坐在他身边,偏头看着孙翔把深红的草莓干送进唇间,突然有了想亲吻孙翔的想法。

‘孙翔天天吃这么多草莓干,嘴唇应该是草莓味的吧。’唐昊想。

直球选手唐昊在有了这个想法的同时便开始了行动,他手撑着沙发往前凑,两人距离越来越近,孙翔甚至能感到唐昊湿润温暖的气息扑在他的脸上,接着唐昊微微侧头,在他嘴上碰了一下。

孙翔眼睛倏地瞪大,想把他推开,又贪恋他的温暖。

唐昊顿了一下,见他没有反应,抬手五指伸入孙翔发中,舌头探进唇缝,撬开齿关,带着孙翔的舌一起翻搅,细细的纠缠着,离开时还在他唇上舔了一下。

孙翔恍然,僵硬的往后缩了一点,又猛的起身推开唐昊,扭开门逃出了他家。

唐昊听到门啪的一声,愣住了。

他刚才都干了什么?

-

第二天去学校,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息都要溢出来了。

邹远碰了碰唐昊,咋了昊哥,脸色这么不好,昨天被孙翔气了?

孙翔两字一出,唐昊唰的一下想起孙翔嘴唇的触感。

软软的,一点都不想本人性格一样臭。

他的脸有些发烧,对着邹远哼了一声,留给他一个后脑勺。

邹远莫名其妙,认定两人吵了一架,语重心长的劝唐昊不要放到心上。

越说唐昊越烦,起身去楼道透透气,又好巧不巧的碰到孙翔。

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撞了一下,又心照不宣的躲开。

-

唐昊感觉不对劲,孙翔感觉更糟糕

他冲出房门的那一刻都想一头撞死,心扑通扑通跳的飞快,舔下嘴唇是草莓味混着唐昊的味道。

真是疯了。

一只鸡蛋精,揉碎从楼上扔下,过一会窗边会出现一个完整的鸡蛋。

<昊翔> 年少二三事/二

*校园
*想要小甜饼还是玻璃渣?留个评论吧,谢谢小可爱。
*《FUCK U》Placebo

03.

班主任是个眯眯眼的老头。前段时间去外地学习回来,看到省重点的一对一互助学习组,于是...

“唐昊,孙翔。你们俩一组。”

话音未落,全班隐约传来抽气声,点到名的两人面面相觑,唐昊反应及时,高高举起左手试图吸引老师注意力。

班主任拿着薄薄一张名单,看了一眼那只手,接着说:“有意见课后再说,接下来邹远和…”

唐昊咬咬牙,放下手。

孙翔坐在他身后,盯着那只举起又放下的手,眼睛都要冒出火来,跟我一组就这么不开心吗?我偏要跟你一组,气死你。

下课铃响,班主任前脚迈出门槛,唐昊后脚就火急火燎的跟上去。孙翔盯着唐昊的背影在他眼前消失,也起身追了上去。

办公室中,班主任端着水杯,唐昊和孙翔在他面前站定,两人一左一右,隔着一臂的距离,各怀心事盯着杯口缓缓冒出的白气。

“咳咳”班主任清了清嗓:“唐昊,你看啊,你的数学成绩每次都及不了格,多拖后腿,孙翔的数学学的很好的,而且孙翔的英语成绩稍差,你可以帮他补补英语,两人一起进步,对不对?而且唐昊,你不是在外面租房子嘛,多好的学习环境,我对你们的期望很大,好好努力。”

一段话不带卡壳,想来也是酝酿已久,把唐昊打了半天的腹稿堵在喉口,咽不下去,说不出来,两眼紧紧抓着那缕上升的白气,咬牙切齿的点了下头:“好的老师。”转头走出办公室。

孙翔见状急忙说了声:“谢谢老师。”跟着唐昊走了出去。

-

一张方桌,不大,玻璃做面,手触上去有些冰凉。两人各坐一头,两张卷子摊在上面。灯光是白亮的,在玻璃上投下一片影。

唐昊放弃了挣扎,邀请孙翔到他家写作业,反正他家里也没人。况且一到夜晚,一盏灯一个人怪冷清的。

孙翔咬着笔尾,扫过面前26个字母,看不出个所以然,索性撑着脸,有一下没一下的看唐昊。

唐昊很气,一张卷子做的磕磕巴巴,好不容易到了几何,耐心看看题,看看图,再看看题,十分钟后,第一问还没证出来。

他想着如何开口问孙翔这道题,鼓了半天气,一分钟后,他抬头。

“孙…”翔字卡在他的齿间。

孙翔当时恰巧在看他。

唐昊怔住,孙翔眼中平静如空,双瞳中印着他的倒影。唐昊心上像被羽毛扫了一下,有些痒。

“…翔”他语气不自觉柔了半分,压下古怪的感受,把卷子往前推了推“你看看这道题。”

“啊,好的。”孙翔有着做贼被抓包的感觉,脸颊发热,急躁的拿过卷子,读了读题:“我过去给你讲吧。”他抽出一根铅笔起身走到唐昊跟前孙翔。

“你看,这条线和这条线能证垂直,这条线又在这两个面的交界处,所以把这两个点连起…”孙翔拿着铅笔,在卷上画着,讲着。

孙翔自顾自的讲着,语速略快,也不管唐昊有没有听懂。

他们离的很近,手肘碰着手肘,头发触着头发,孙翔清亮的声音扫在唐昊耳骨上,

唐昊侧头,嘴唇离孙翔皮肤只差几厘米。孙翔惊,看向唐昊。

目光交织,就像最亲密的情人间一样,只差一个亲吻。

半晌,唐昊开口:“谢谢你,我听懂了。”语气异常真诚。

“啊,好的。”孙翔摸摸鼻尖,两三步晃回了他的座位。

孙翔没有注意唐昊奇怪的语气,他那时在全神贯注的提醒自己走路不能顺拐,要有范。

<昊翔> 年少二三事/一

*校园
*命缺唐昊

01.

冬日清晨,阳光躲过窗帘,透过半扇窗慵懒的卧在地板上,留下一片温暖。

孙翔在唐昊的出租房里醒来,床上一片杂乱,是昨晚两人乱搞的痕迹。

他闭着眼睛抬起手臂撞撞唐昊,试图叫他醒来。不料唐昊翻个身,顺走了孙翔的被子,哼哼两声继续睡。孙翔失去热源,万般不情愿的睁开眼,下床在地上翻找属于他的衣物,进浴室冲澡。

昨晚两人没有做到最后,孙翔嫌清理麻烦,死活不让唐昊进来,气的唐昊在他身上尽挑能被别人看到的地方咬。两人最终只是互相解决了一下,可孙翔身上印记看上去像大战到半夜。

孙翔洗完,换好衣服,把镜子上的雾气擦掉,看着脖子上的三四处红色印记发愁,这怎么去学校。

“把校服领子竖起来遮一下。”孙翔看向门口,始作俑者半裸着靠在门框上,漂亮的腹肌大大方方的露出来,睡裤松垮的挂着腰上,睡眼惺忪。

美色误国。

孙翔凶巴巴的瞪他一眼,冲他说了一句。

“你快点,要迟到了。”

接着孙翔走出浴室,到厨房准备他们的早餐。

02.

秋天的空气里都飘着致燥因子,温度不高不低,吊的人心痒痒。

从这个季节开始,孙翔的眼睛里藏有一个唐昊。

仅仅是过分关注,那时无所谓欣赏,更无所谓爱慕。

他就像幼稚的小学生追求喜欢的女生一样,他处处给唐昊找不痛快。

唐昊成绩比他高,他表示不屑;有女生喜欢唐昊,他去勾搭那个女生,撩到手就跑;就连和唐昊打篮球,也专门截唐昊的球。

结果,全班同学都知道他跟唐昊不对付,尽量让两人刺头离得远远的。

一天,放学打篮球,孙翔非常的不小心绊了一下唐昊。唐昊踉跄几步,没摔,他扭头瞪了眼孙翔,冲上来挥手就是一拳。周围人急忙拦住他,拳头在离孙翔堪堪几厘米的地方停住。

唐昊甩开拉他的人,手指狠狠的点了点孙翔,拿过扔在椅子上的衣物,转身走了。

其他人不敢招惹孙翔,相熟的拍了拍孙翔的背,说着散了散了,翔哥别放心上。

第二天唐昊没来上课,孙翔听同学说唐昊脚扭了,更甚者说唐昊腿断了。

孙翔的愧意冒了头,坐在座位上心里七上八下的。他平常处处跟唐昊找茬,但目的也不是伤着他。追根到底怀着一种说不明的心思,他想让唐昊看到自己。

一不做二不休,孙翔走到班长邹远桌前,问他唐昊家的地址。

邹远抬头狐疑的打量着他,孙翔有些尴尬,解释到他就想去看看唐昊。邹远点点头,拿出纸笔写好唐昊的地址递给孙翔,转头拿出手机找唐昊通风报信。

-昊哥昊哥,刚刚孙翔问我要你家地址,要去看你。
-他敢来打爆他的头。
-昊哥冷静!!!

隔天,孙翔做好了万全的思想准备,拎着果篮,敲开了唐昊房子的门,唐昊倚在墙上,看是孙翔,愣住了,接着恶声恶气的问他干嘛。

孙翔理亏,把果篮递到他手上,眼神乱瞟,一言不发。

唐昊看孙翔局促的模样,心情大好,侧了个身,意思让孙翔进来坐。

两人习惯互怼,这种飘着一点温情的气氛让他们有点不适。

孙翔带上门站在门口,唐昊就上下打量着他。

孙翔有一副好皮囊,笑起来眼睛会弯,身上带着少年特有的味道。

可惜缺了好脾气。

唐昊扫视的目光让孙翔有些想躲,觉得他们家太热,让人有点渴,想喝水。

在充斥着唐昊生活气息的地方,一身傲气被孙翔硬生生憋回体内,无处发泄。

唐昊看他的反应觉得很有意思,嘴角不自觉上翘,问到

“别紧张啊,你这反应像我要对你干什么一样。”

“谁紧张了!”孙翔立马反驳,瞟了眼唐昊的腿“你腿没断就好,好好养病吧。”

“你还是闭嘴吧”唐昊想把孙翔按墙上狂锤一通。

“哼”孙翔翻了个白眼“那个果篮里的草莓老板说很新鲜,你趁早吃,我回去了。”

孙翔转身出门,走在大街上想着自己刚刚横看竖看都是大写的怂,十分不忿。

坠向深渊

拿刀的独臂人,解救受害者,记忆中的花坛,总是输错的110,打不通的电话,他们是同伙,拼命奔跑。

深蓝的夜幕,昏暗的走廊,晚自习室,远处挂在窗户上的人形物,第三次看到,梦中梦,有鬼。

活得像条狗。

还有五十多天高考,丧。

不想看书。

<昊翔> 流星 /下

*昊哥生日快乐
*喜欢你的第三年
*小甜饼
*命缺唐昊

04.

Bgm.清白之年-朴树

那晚之后,唐昊一连四天没见到孙翔,阿拉斯加和浅棕色头发,被一扇门牢牢封住。

直到第五天,唐昊下午没课,请假提早回家,没有急事只是困。

孙翔晚上打游戏到凌晨五点,刚刚被饿疯的cherry压醒,睡眼惺忪的开了个罐头,把墙角的外卖盒收到袋子里去扔掉,开门便碰见了唐昊。

“Hi”孙翔挥挥手。

“下午好。”唐昊扫过孙翔,他套着一件白T,下身一条短裤和一双人字拖,拎着垃圾袋,垃圾袋里全是外卖盒和泡面盒。

“你就吃这些?”唐昊语气有些严厉,眉头微微皱起,他现在看孙翔就像看见了调皮捣蛋的学生。

“啊,我不喜欢做饭。”孙翔有些莫名。

唐昊察觉到自己语气的不当,叹了口气:“来我家吃呗,两人做个伴。”

“真的吗?”孙翔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:“我吃外卖都要吃吐了。”

“真的,作为回报你要把cherry给我遛。”唐昊被孙翔逗笑了。

“好的昊哥。”孙翔拼命点头。

“我睡一会,六点来吃饭。”唐昊心情大好,跟孙翔告别。

唐昊躺在床上心想,奇怪,他并不热衷助人,却对隔壁小孩分外上心,可能是来自年长者的责任感吧,呸,我还年轻。

-

孙翔盘腿坐在沙发上,膝上摆着一台电脑,他带着细边黑框眼镜,在键盘上敲敲打打,整理前些日子写的游记。

看时间将近六点,他发出文章关掉电脑,给cherry开个罐头,溜达到隔壁。

唐昊在厨房忙活,门虚掩着方便孙翔进来。

“我来啦!”孙翔踏进门,换好鞋去找唐昊,路过餐桌前时停了下来,桌上摆着小炒肉,宫保鸡丁,干煸豆角,唐昊正端着汤走来。

“坐好等着。”唐昊把汤放到桌上,转身去拿筷子。

孙翔赶紧坐端正,等着开饭。

“尝尝吧,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,都是家常菜。”唐昊递给孙翔一双筷子,在他对面坐下。

孙翔夹过小炒肉放到嘴里:“喜欢喜欢,超级好吃。”左手还竖起大拇指给唐昊。

“那多吃点。”唐昊感觉自己饲养了一只小动物,心满意足的开始吃饭。

-

从那天以后,孙翔每天来唐昊家蹭饭,晚饭过后就跟唐昊一起去遛cherry。

多数情况下,唐昊在听孙翔说。孙翔手舞足蹈的给唐昊描绘他眼中的世界,唐昊牵着阿拉斯加在孙翔身后走。

唐昊羡慕孙翔,羡慕他如此自由。

唐昊会给孙翔说班上孩子的糗事,两人笑的蹲在路边起不来。

“你一定是那种非常凶的老师。”孙翔评价唐昊。

“不能吧,我挺和善的。”唐昊看了孙翔一眼又笑了起来。

=

05.

Bgm.Love Me Like There's No Tomorrow-Freddie Mercury

所谓日久生情。

唐昊逐渐被孙翔吸引,目光停留在孙翔身上的时间越来越长。

孙翔很好看,比他要高几厘米,小麦色的皮肤,耳朵下方有一颗小小的痣,眼里盛满阳光。

唐昊心想他可能是恋爱了。

孙翔待在唐昊家的时间越来越长。如果唐昊下午没课,两人就赖在沙发上各坐一头。唐昊备课,孙翔打字,有时他们会一起看一部电影。

孙翔喜欢待在唐昊身边,就像倦鸟归林,唐昊让他有了栖息之地,他有些舍不得走。

可是他终究要走,他热爱旅游,热爱上天赋予大地的礼物,热爱先人之作,热爱沉淀着时间的古城。

孙翔想,我应该可以带他一起走。

=

06.

Bgm.Sweet Child O' Mine-Guns N' Roses

“我后天要走,下一站去大理。”孙翔在吃晚饭的时候突然说到:“订好机票了,我哥明天回来。”

唐昊动作停住了,维持在筷子伸向菜的那一瞬间,几秒后,他收回筷子:“好的。”

“我的意思是,你要不要一起。”孙翔很紧张,他抿了抿嘴唇,盯着地板上的一个小圆点:“你不是很想去旅游吗?我知道你有工作,你的根在这里。但是人生就这么几年,尽量做自己想做的事…吧”

孙翔语无伦次的说到,看唐昊准备开口时赶紧打断他:“你等等,让我说完。我知道你嫌弃我幼稚,不为未来做打算…”

“好的。”

“什么?”孙翔瞪大眼睛。

“我说好的”唐昊又重复一遍:“我明天去辞职”

“你…你别冲动。”孙翔慌了,他从椅子上跳起来,椅子摩擦地板发出一阵刺耳的响声。

“我没有冲动。”唐昊看着孙翔乐了:“坐下吧,你到底想不想让我跟你走啊?”

“想的。”

唐昊把筷子搭在碗边,看着孙翔的眼睛:“第一,我想去旅游。第二,我不喜欢现在的工作。第三,我挺喜欢你的,跟你旅游应该会很有趣。”

“我也挺喜欢你的。”孙翔红了脸,声音逐渐变小:“那个什么,钱没了可以一起挣,我们两个人什么事情都会迎刃而解。”

“嗯,重复下第一句话。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-

唐昊第二天去学校交了辞职信,走出校门后给邹远发了条信息。

“我去流浪了。”

紧接着他想到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,他拨通孙翔的电话。

-我还没买机票。
-啊?我买了两张啊。
-好的,继续睡吧。

今天天朗气清,希望明天也是如此。

我们带着理想与爱,启程去远方。

-

乔:分享一件有趣的事情,两篇连着发显示敏感词汇,分开发就不会???